qqqqqqqqqqqs

星幽人

跟风打涡调查问卷(

01 你是一个喜欢打涡的大小姐吗


是吧,由于脸黑入坑时送的涡2基本全都是黑死,受一些陌生朋友帮助艰难打完很是感动,现在有了一点战力希望能帮上更多人的忙

打涡>推图>上山 标准pve玩家

什么你说和我打过架 那都是错觉


02 最初是怎么开始打涡的呢?

史塔夏1ap流 涡武也不是很好 反正ry


03 对你来说打涡的最大意义在于?

为了不流啊


04 最喜欢参与进去的涡种类是?最不爱打的种类又是?

虽然一开始最苦手黑死,现在却最喜欢黑死呢2333

最不喜欢……虫吧 尤其是p1混沌的

还有发特盾的龟,不如封了


05 认为自己打涡的风格概括说来是怎么样的呢

怎么暴力怎么来

爆破啥 直接敲啊


06 请介绍一下你的打龟组

R3康拉德+R3护士+阴火,


偶尔BGT+R5里斯+R5雪莉

怀孕不负责

                      另外这组刷分也超强            
         


07 请介绍一下你的海鲜组

一般不插海鲜组,直接用BGT+R55


08 请介绍一下你的打虫组

一组的太太上个狂,二组用BGT+R55打


09 请介绍一下你的打丝组

三组的护士康


10 ……或许你还有一个妖精组?

BGT+R55,雪莉一般能一刀半血…嗯……雪莉真好


11 差点被忘掉了(……)请介绍一下你的打鱼组

BGT+R55


12 在涡里曾经搞出过什么乌龙吗

啊比如带BGT+R55组进了18t龟吗

或者攻棍一不小心切了防之类的我才不会暴露


13 在涡里发生过什么值得纪念或特别有趣的事吗

哈哈哈哈哈哈里斯76出10(不,不是这个

拿R4修修打满血狂战虫打了80呢!!!(x


14 关于涡有做过什么实验吗 有什么想做的实验吗

至今很想试试打涡survivor,大约只有打虫有戏了


15 有什么要和大家分享的小贴士吗

千万不要覆盖buff组辛辛苦苦叠出来的39哦。

BGT带L4以上最好哦


16 涡二涡三曾经开过妖精吗

并没有


17 那么涡四呢

并没有


18 请估测目前为止涡一开出女王的数量

不多吧,之前涡活送涡1开了一周都是赤死= =


19 请估测目前为止涡二涡三开出六星的数量

鱼活动的时候,开了一次6x鱼呢

然后?没然后了【


20 请估测目前为止涡四开出四星的数量

N E V E R


21 在自己开涡时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是?

妈的穷村黑死


22 打涡时最不希望发生的是?

剑6枪5 大家都懂


23 你是一个抢尾刀小能手吗

随缘吧


24 曾经发生过什么令人绝倒(绝望…?)的留尾吗

康拉德148攻出25留4算不算啊


25 有挑战过什么不走寻常路的打涡方法吗?成功了吗?

打法好像一直都中规中矩的

老实说配组都是别人教的 尤其是护士康 刚开课的时候向赵太太请教的 非常实用

其实有段时间沉迷老马打4倍可惜枪3剑3真难摸到呢………………


26 家里负责刀涡的战士中骰率最靠谱的是?

看了看里斯康拉德史塔夏这些骰率不足1/5的家伙,我决定选雪莉(

或许,是开了狂战的老马(?)


27 历史上最高堆到过多少攻?是如何堆出来的?

173雪莉 割了15血 加BG抽牌 加鱼发牌


28 还记得那次打了多少伤害吗?

忘了


29 最开心的一刀(包括直伤)发生在什么地方?是个怎样的故事?

穷村龟连续5回合摸不到大于数值2的枪,最后1t忍不住冲上去拿出剑18平A王八

后来我事件卡除了枪剑6只插枪3了


30 最挫败的一次打涡经历是?

明明是打手黑车,而我却因为死活摸不到复仇在实力划水(


31 摸牌,骰率,流程规划,你认为更重要的是?

骰率

即使康拉德叠到168,你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会出30还是50还是——

哦168出30确实有过哦……(葛优颓废.jpg


32 感觉自己的涡组们还有什么改进的余地吗?

涡武该满级的都满级了,或许暂时没有了吧……想到这里忍不住流泪

战士们你们的骰率再稍微好一些,我就可以单——


33 答问辛苦了,奶一口四星六星 有什么想向一直以来一起打涡的盆友们说的话吗

buff组万岁!buff万岁!我爱你们!!!


34 有什么想向同甘共苦的自家战士说的话吗

你们……我……你……QAQ再多爱我一点好不好呀~


35 ……如果有没有覆盖到的话题请自由地…………

妈的梅伦又陷害我

试装 别提了我ooc





【Unlight】【玛修】人面 01

*玛尔瑟斯x阿修罗

*可能有OOC,请慎重(非常感谢捉虫)

******山那边的朋友要不要来吃一口啊啊啊我怎么又在吃冷门邪教******

突然兴奋的患者熬夜产的一小段,脑子不清醒,看看反应继续更……(哭die

*第一人称(高亮)(雷避(好久没写第一人称有点生…



我又活了。

于死僵腐烂融化而成的泥泞之中。

 

我艰难地伸手扯下附着在我身上那些已经被侵蚀得不成样子的烂肉,试图把令人作呕的腐臭味也一起扒离大脑还未清醒的感知范围外。

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死亡了。

——和这群散发着肮脏臭味的丧尸一起,深埋在死亡的海洋里,翻来覆去地体味死亡带来的恐惧与欢愉。甚至在我生前——或许这么形容比较恰当——我就已经臣服在对被死亡支配的世界的期待与渴望之下了。

这么多年来,从母亲被遗弃在废弃的村庄里,到离开海登加入鲁卡大人麾下,再到见到基度死前见过的那名戴着怪异面具的……“人类”,我从未畏惧过死亡。

或许我认为我已经征服它了。

也或许并没有。

弱者没有选择生存的权利,只有强者能摆脱无尽的死亡。这是我生存至今的信条。

可是如今,大约是“复活”的后遗症,我已经失去了双腿的知觉,就连感官也变得不完整。或者说,在我上一次死亡前,它们就已经几乎没了反应。

这样残破不堪的身躯无法支撑我离开这片泥沼,若是现在苦无和五月雨仍在我身边,我会毫不犹豫地将双腿割下,或许这样还能减轻逃离死者之群的负担。可是我身边什么也没有,除了一堆不知名的烂肉。

我并未追究为何在那艘支配着死亡的战列舰离去之后唯有我还会不断复活,也并不在意为什么我仍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是不断地尝试着离开这困境。

若不是曾经生活条件艰苦,我恐怕也早已以为自己只是如同死着一般“活着”。

我花了三天才从这片笼罩着死亡的森林中逃离,而这死亡之城已经完全成为了废墟,街头横尸,腐烂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普罗维登斯,满满都是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

曾经只有丧尸横行的城市,现在已经在瘴气中沦为了一片沉寂。

被死亡吞噬。

或许那位与面具人同行的女人已经化作死亡本身,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了。

那么那些面具人呢?

终究也屈服于死亡了么。

“哈哈哈哈……”

我终于忍不住笑意,浑浑噩噩地笑了起来,虽然我并不知此刻我要笑。

我解下颈间已经残破沾满污黑血迹的围巾,从腐肉堆中摸出一把并未生锈的匕首,虽然已经有些钝了,但要用来割下拖累自己的双腿还是绰绰有余。

想要活下来。

去看看这个充满死亡的世界。

——虽然我明明早已死在那片森林里了。

我正要挥刀了断,便听见身后传来莫名熟悉的中性声音……

“已经对吾等追求的这世界失去兴趣了么?”

我记得这声音。

我回头,不出所料看到那名带着诡异红色面具的人站在那里。他仍像先前那样,穿得庄重繁杂,像刚刚从殿堂里出来一样,与死亡之都的混沌脏乱放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

他还在这里。

虽然他插话得突然,但也并没有阻止我的意思。

我没有搭理他。

见我并未表现出敌意与杀意,面具人嘴角微微一弯,笑着走近:“他告诉你了么?吾等的真正意图。啊,即便他没有告诉你,你现在也差不多猜到了吧。”

他说的是基度。

事到如今还在说这些,或许这个世界出现再大的变化,都与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关系。

我从不否认基度在社交上的头脑,哪怕我认为他再怎么油嘴滑舌也一样是个弱者,但对罗占布尔克的了解,他远比我多得多。就像我至今也没有猜出面具人究竟是怎样的人物。

不过这样不重要了。

这与我毫无关系。

面具人还在接近,虽然我感受不到他的杀气,但我并未遗忘他先前毫不手软的刑讯……

仿佛贯穿脊椎的痛意刻骨铭心。

就好像那人能读到我的思绪,面具人微微收敛了笑意:“不管你怎么想的都没有关系,吾等不在意那些细枝末节,目的已经达到,那些已经不再重要了。”

我抬眼看他。

红色的面具将他除了笑以外的神情遮得严严实实,就连眼神也看不清。

他也看着我,虽然似乎有点漫不经心。

是的,他说得对,这个世界已经被死亡笼罩,那个帝国女将军的所经之处已经遍地是死亡,到了这种时候,任何计谋或许都已经不再重要了——这也是我突然想看的世界,究竟被死亡淹没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也开始期待起来。

不,不只是期待。

甚至是强烈的渴望。

到了最后已经成为了同伙。

袭击、手刃曾经的同伴,已经再没了国家的立场,忘记了自己听命于谁。这些,都只是为了看看那个面具人也同样渴求着的世界。

是的,我……

——根本就是“共犯”。

“不过很可惜,这只是一种未来的可能性,”面具人淡淡道,弯腰轻轻从我手中拿走了那柄还带着腥臭味的匕首,翻手一转,又将刀刃贴在我脸颊上,有些威胁的意思:“那么……就请你再陪吾等一次吧。”

他顿了顿,然后露出了像是终于得到了长久以来一直期待着的宝贝一般,灿烂地笑起来。

“去看看这个全新的世界——”


【Unlight】【沃柯传教向】成熟的差距 -part2-

*沃兰德x柯布

******已经尽量不OOC,但如有还请见谅!******

*设定是少爷复活+长大后了,年龄差会适当小一点。但还会有生前的故事

*【【【传教啊———山那边的朋友们要不要试着吃一口啊———】】】

*part2是几个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没啥连续性



[5]


沃兰德披着外套迎风走出家门时,柯布正在抽他的第二根烟。

“是你。”沃兰德无需装傻,对方一定已经确定他的身份,否则也不会一直追着他到家里来。

柯布可没管自己的行为会不会让小孩子吸二手烟,他只是昂了昂头:“你不觉得太多人在听了吗?”

傻子都听得出来这是要他把侍卫们都赶走。

沃兰德垂眸。

他转头给侍女一个眼色,侍女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向侍卫们转达了少爷的意思,全部人退到十里开外去了。

确认能够听见对话声的范围里没人后,沃兰德才回头看他:“你要做什么?”

老实说,他此时是有些忐忑的。眼前这个烟雾缭绕的男人有能力将他从异空间中撕裂出来,那么瑟雷斯夏尔对他的保护也就不会是全面的……他喜欢身临危险的感觉,却不是这种知己不知彼的单方面的“一无所知”。如果大背头要对他动手,他并不能保证100%的胜利。

能力者之间的对决,就算侍卫们插手,也不过是浪费性命罢了。

所以他同意将侍卫们支走。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柯布此时也是有些忐忑的。

“那是什么,你的‘替身’*1吗?”柯布决定从一个比较容易理解的角度入手。他指的是瑟雷斯夏尔。

“‘替身’是什么。”大少爷一脸懵逼。

柯布:“哦,没什么。”

其实他也没多好奇那是什么玩意,就和他对他自己能力的来源一点也不怀疑一样。

沃兰德警惕地看他:“不管那个了。你要用家族的名誉威胁我?还是说,你想赶在组织其他人前下手,在这里把我解决掉?”

其实这个问题柯布自己也还没有想好。他徒手碾碎抽剩下的半截烟,回答道:“没什么。我就是惊讶,藏在那个怪物身后的,竟然会是你这样的小鬼。”

“小鬼?”像是被戳到了痛处,沃兰德差点没跳起来:“小鬼照样把你们揍得嗷嗷叫!”

144的身高,他站在181的柯布身前都觉得惭愧——尽管在虐杀PrimeOne成员时,他都是伏在瑟雷斯夏尔背后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群生命任他摆布的罪人,但这并没有让他对他还太年轻太渺小这点形成意识上的缓和。

“呵。”柯布冷笑了一声,“那么小鬼,你又是为什么这么做。”

沃兰德对他的理想丝毫不避讳:“为了正义。”

柯布收回了笑容。

“是你们PrimeOne先伤天害理在先,既然连警察都收买了,总需要一个人站出来反抗,”沃兰德滔滔不绝地说着——每个人年轻时都对自己的梦想理想抱有最高的希望,那是只有最纯真时才会抱有的虚无的只有天真孩子才会享有的信念,“这是替民除害,是我相信的正义。”

“……”

柯布当然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和一个小孩讨论何为正义。

在他心中早就没了正义的概念。

当然他也不在乎有没有。

他深吸一口气,又停顿了许久,才开口:“随你玩吧。但我会阻止你。”

“我没有在玩,我是认真的。”沃兰德一字一句道,他再次抬起头,直视成年男人剑锋般锐利的双眼,还有那片像是刻印着力量与权力的刺青:“我会消灭PrimeOne,我会打败你。”

柯布闻言倒是气乐了,他伸手拍拍少年梳得整整齐齐的蘑菇头,将其揉成一团乱草。

沃兰德像触电一样往后一缩。

——至今为止,不说他早就去世的父母,就连祖父,他也没有这样亲密的回忆。

祖父严厉之外确实爱他疼他,却是将他保护在囚笼之中,拒绝了危险,也拒绝了双向的温暖。

“你,你……干嘛!”他脸唰地一红。

柯布并不太会应对小孩子,因为这或许是他唯一狠不下心来的生物——他收回手,没有回答任何一个字,拉开车门、发动引擎,吃完豆腐拍拍屁股就要走。

沃兰德从小到大的贵族教养居然让他找不到半句话来辱骂这个夜闯私宅的混蛋。看着车即将驶出庄园的范围,他终于憋不住,不顾身后侍卫们都还在看着,气得大呼小叫:“对你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门口的侍卫拦也不是放也不是,一脸呆滞地看着车子从眼前开过。

车毫无留念地驶出他的视野。

侍女赶紧走过来帮他重新理好头发,却又不敢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有什么多余的评价,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只是道一句:“夜风凉,少爷回去休息吧。”

沃兰德看着车消失的方向,觉得自己又有事要委托奥兰去调查了。

“哦。”他愣愣地说。

然后他重新拉好外套,转身头也不回地进了别墅。

这场见面双方彼此心照不宣,甚至连姓名都没有互相知晓。

但大背头刺青青年却也没抓着把柄死死纠缠,只是事后在战火中相见,都会心有灵犀地先朝对方揍上一拳。


[6]


私底下倒是也见过几次。

第一回是沃兰德跟着祖父参加会议,当然他不可能进去听——即便祖父有培养他的意思,也不会让他还在这么小的年纪就涉及太多的政治,便留在了休息室里。为了保密,他没带侍卫,只有一个侍女跟随,就像是挑着缝隙过来一样,侍女声称身体不适要离开一小段时间,侍女一走,他就遇上了柯布。

柯布绝不是跟着来的,他一开始就靠在另一头的窗边休息,但也确实是见缝插针出现的。

他只是陪“潜入要层的上级”过来,顺便作护卫的。谁知道他们潜入的事情会不会被“正义使者”发现,为了确保上级不会在栖身之地外的地方被干掉,他还是被派了过来。

“正义使者”确实在这里,但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柯布挑眉,先打开话茬:“你怎么在这。”

沃兰德哼一声:“要你管。”

柯布“啧”了一声,低声自言自语:“小孩子真是烦人……”

说话和大人一样成熟的小孩子更烦人。

沃兰德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几个字眼,顿时觉得自己的期待被狗吃了,冷漠地看他一眼,连一个字都舍不得浪费在这人身上,转身坐回休息室角落的小型茶吧。

他刚要了杯红茶,正愁着没有机会午休,就见刚才还在嫌他烦人的大背头厚着脸皮坐在了他对面。

沃兰德表情不变:“有何贵干。”

“闲得慌。”柯布冷静地回答道。

这倒是实话,柯布和沃兰德被留在会议厅外的理由是一样的——知道得太多,不好。

沃兰德对此深表同情。

他淡淡说:“嗯,看来今晚可以尾随你去动手了。”傻子都知道,柯布当然不会是一个人来喝西北风的,这肯定是他一举剿灭PrimeOne高层的大好机会,即使袭击失败,也可以确认其身份,通知祖父抓内奸。

“看来要在这里把你解决掉了。”柯布伸手推开落地窗,确认了通风便点起一支烟。

虽是这么说,他没真有这个打算。

沃兰德虽然讨厌烟味,但这段时候他已经不再会被呛到。毕竟许多贵族的大型晚会上,都是烟雾缭绕,不早点适应,就意味着有一天会被自己膈应死。

他端坐着,不为所动地喝一口茶:“你大可以在这里动手试试看。”

——贵族的基本技能一,不动声色地装逼。

“不,还是算了,”柯布乐了,“等会被人说欺负小鬼可就不好了。”

沃兰德正想反驳,就听他继续说道:“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一个看起来屁事不懂的小鬼会是那个闹得满城风雨的‘正义使者’啊。”

这样我教训你不就是单方面的“欺负人”了吗?柯布这么想着,却没说。

沃兰德昂起头,觉得好像没什么能够反驳的。

他想了想:“那我欺负你好了。”

“嗬,也得你有这个能力。”柯布嘲笑道。这嘲笑倒不是毫无缘由,实话实说,柯布知道他的能力可以克制沃兰德,如果他认真起来,沃兰德就算全力以赴,也确实未必是他的对手。

少年显然也知道这点,哼了一声,鼓起半边脸。

柯布夹着烟的手一顿。

妈的。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居然觉得这小屁孩有些可爱。

在这里杀掉或许算是暴殄天物吧……

先留着,再看看?

到组织已经再也无法承担沃兰德下一次袭击、到他已经再也拦不住沃兰德前的最后一天……

他不知道这样“微妙平衡”的时间还能有多久。他宁愿这就是永远。

很久没人说话。

柯布徐徐将烟抽到头,觉得自己该走了。

“晚上要是敢来,我就捏死你。”柯布披上刚才进门时脱下的西装外套,随手捏了把少年的脸,看到少年一脸要把他撞死的表情,这才满意地绷着一张脸走了。

当然,沃兰德本就是说说而已。他知道柯布进行护卫的时段他是不可能能得逞的,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向组织PrimeOne暴露自己的行踪的理由。

倒是柯布算错了。

他等了一宿,也没能见到铁甲怪物的身影。


[7]


要说什么是沃兰德最怕听到的话。

那必属——“你没有朋友啊?”

无论他说了多少次,“奥兰是我的朋友”,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不会有一个正常人与布偶玩具做朋友,即使那个布偶是个会动的自动人偶……那也只不过是一个人偶而已。

说再多也不会有人相信,这只熊猫竟然有独立意识,还会说话。

所以沃兰德小少爷很理所当然地“没有朋友”。

与过去不同的是,他已经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便不再对偷偷溜出去玩感到恐惧。

魔都一年一度的狂欢节,本来作为贵族他应该去参加大型晚宴,但十分意外地,祖父竟然没有提到过这件事情,只是一脸严肃地告诉他不要去,便将他丢在家里,独自带着一大片侍卫侍女骑车离去。

虽说过去的每次狂欢节沃兰德也确实没能参加过,他并不抱有太多期望。

可要怪就怪奥兰居然在前一天向他灌输了许多往届狂欢节发生的趣事,竟然引起他的兴趣——这么做的唯一结果就是年轻气盛的小少爷明明不是去做“好事”,却还得偷偷摸摸地让瑟雷斯夏尔将他塞到异空间中带出门。

热闹的魔都街头人们成群结队,除了吃喝玩乐的店,没几家大门开着。平时空旷的街道上竟充斥着穿着打扮奇装异服的各路陌生人,这样的场面确实是沃兰德从没见过的。

形单影只的沃兰德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从异空间里走出去了。

茫茫人海中,他没有瑟雷斯夏尔的陪伴,也没有奥兰的同行,这竟让他有些谜样的寂寞。

再无言的小孩子也总是怕孤单的。

本性皆如此。

他给自己加把劲,躲进巷子后确认周围没人,才从空间里钻了出来。

他顺利地钻进人群之中,试图加入人们的欢愉之中,但这服装过于正式的打扮,使他立于人群之中,却显得格格不入。

沃兰德没有留意到,他带着笑脸跟着人群走了一条街,才注意到自己完全无法融入到这片对他来说还有些莫名其妙的狂欢之中。

他倒没觉得不开心,因为这就是他想守护的东西。

他释然地走出人群,觉得属于自己的狂欢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虽然时间很短,但他觉得他可以回去了。

“嗬,小鬼。”身后突然有人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正在出神想事情的沃兰德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其实拍的力气用得不大,却还是将矮小的他拍得双腿一软。

沃兰德认识的人并不多,用脚想也知道这个偷袭的人是谁。

——只是……魔都这么大,能随便走几步就遇上这人也实在是孽缘。

沃兰德重新站稳,回头瞪一眼柯布:“怎么又是你。”

柯布没应声。

这倒不能怪他,他也没变态到从他出门就一直尾随着沃兰德到这个地方来。或许是基于缘分,十分钟前他在魔都剧院二楼露天的阳台上被似乎有抱大腿嫌疑的下属缠住,他正想找借口离开,正好看到人群中独树一帜——矮得出奇的小不点。他了然,丢下一句要去找人,直接就翻身从阳台上跳下去了。

台面不算高,他跳下来也没多少人注意到。

沃兰德也没注意到他,场面太嘈杂,本人估计也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柯布就这么跟在人群外围,但走了没几步,他就看到小少爷突然非常深沉地从好几个裸露女郎背后挤出来,走出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他上前拍了少年一下,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大,随口便道:“不然还能是谁。”

少年呆滞了一下。

柯布顿时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妙。

老实讲,他不太会和小孩子交流太多,尤其在安慰人这一方面。柯布反射地说道:“我一路跟着你,而你自己没发现。不是我,难道是幽灵啊?”

沃兰德瞬间一脸想骂人的表情。

好像……起作用了。

柯布忍不住在心里呐喊一声:小孩子真麻烦。

“跟着我做什么,难道今天PrimeOne又要偷鸡摸狗做坏事吗?”还没等他在心里吐槽够,沃兰德突然像是猜到了什么,疑神疑鬼道。

柯布垂眸。

不,如果今天要有所行动的话,他不可能在这里。

——因为他还没有对上级讲实话。他一直装作自己不知道铁甲怪物的来历,自然不会被派过来“跟防”。

再加上……谁知道今天这小少爷会被家里放出来啊!

柯布没有骗人的打算:“不,没有。”

可是沃兰德的表情非但没有变轻松,反而变得更奇怪了,盯……不,瞪着他看了好久。

柯布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骗人的前科——除了把他好友骗到荒郊野岭杀掉的那一天。

他不存愧疚,好友背叛在先,他已经尽量给了好友死前一个相对幸福的念想,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既然没有前科,这难伺候的大少爷没必要这样怀疑他啊!

于是柯布瞪回去。

大眼瞪小眼。

可是沃兰德看了他几秒钟就像在逃避似的,忽然转身走了,毫无征兆地。

成年人要追孩童的脚步倒是很快,柯布迈着大长腿一步抵沃兰德三步,沃兰德走得再快也甩不掉他。

“每年狂欢诱拐犯很多。”柯布“善意”地提醒。

“啰嗦!”


TBC.


*不要低估小孩子的脑洞啊鱼总。受到奥兰(?)的灌输,小孩子说不定是懂很多的啊——

*1替身:JOJO梗,喜欢少爷的大小姐还是欢迎了解一下

*如果有人要问少爷什么时候气势能攻起来,我很负责任的说……下下章吧(?)

【Unlight】【沃柯传教向】成熟的差距 -part1-

*沃兰德x柯布

******已经尽量不OOC,但如有还请见谅!******

*设定是少爷复活+长大后了,年龄差会适当小一点。但还会有生前的故事

*【【【传教啊———山那边的朋友们要不要试着吃一口啊———】】】




[1]


原本就是死对头的两个人,不愧是三天两头就能因为各种原因打起来,每当这时候,柯布就要怒叱一声:“娘的臭小鬼,你小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

也不是他头一回说这种话了。沃兰德见怪不怪,头也不抬,缩回被窝继续睡觉:“天哪,该死的恋童癖。”

——也不想想是谁教给了你什么叫做成熟男性的魅力。

柯布恨不得放条鱼抽死这位明明已经长大却一如既往赖床的尊贵小少爷。他犹豫了片刻,却依旧没有反驳,只是非常不满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毫不犹豫地把侍女端上来的早餐……丢进了垃圾桶。觉得解气后,他便拍拍熨得笔直的西装裤,将生锈的小刀收好,转身就出了门。

过了半天沃兰德才突然跳起来,非常不符合形象地骂了声“靠”,跺了几次脚,才愿意走到房间角落里的衣柜边,把里面坐着的奥兰拉出来接上电缆,顺便打发一直躲在空间里不敢出来的瑟雷斯夏尔去楼下重新乘一碗粥。

然后这冷战就会整整持续三天。


[2]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矛盾,这要从沃兰德生前说起了。

当年他追着PrimeOne打得正热血沸腾,窝在瑟雷斯夏尔背后的空间里,看着瑟雷斯夏尔在人群之中打得水深火热。他正想说句话给眼前那群乌合之众下马威的时候,他突然瞄到有个似乎眼熟的大背头从人群里冲出来,手里挥着一把生锈的小刀——

生锈的小刀砍在瑟雷斯夏尔身上当然一点事都不会有,沃兰德一点都不惊慌,但瑟雷斯夏尔还是随手挡了一刀,于是那比钢铁更坚硬的手甲毫无悬念地将小刀撞开。可这一撞就出了事,刀歪了个方向,像是在往沃兰德脸上捅过来。

按道理说,他躲在亚空瘴气里,是不可能会被外界伤到,可那把明明已经锈迹斑斑的小刀快要刺到他脸上时,他还是会有一瞬间的胆战心惊。

他原以为这刀会刺穿他的脑袋,可刀却在快冲到他脸上的一瞬间停了下来。

冷冽的夜风从沃兰德脸上划过去,他吓了一跳。

在封闭的空间里,可感受不到风。

不知是什么原因,异次元空间竟然突然失去了作用。

想到这里,沃兰德惊讶地看向大背头,却没想到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这位一丝不苟梳着大背头的成年男性眼中似乎并没有拆穿“铁甲”真相的喜悦,而是惊异地瞪大眼睛,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沃兰德深深看了一眼他脸上的诡异刺青,总觉得自己似乎曾在哪见过他。

“居然是个……小鬼?”

闻言,他忽然有些慌乱。

他还从没做好过将自己真实身份暴露在“阳光”下的准备。

他只希望这个大背头千万不要认出自己的身份。

“走了,瑟雷斯夏尔。”沃兰德迅速地撇开视线,命令道。得到命令的瑟雷斯夏尔并不恋战,托着他向后一跃,空中畅通无阻,他们很简单就缩到了大楼后面,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3]


由于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原本胸有成足能够歼灭的PrimeOne一个相当大的据点的任务就这样不得不被迫停止。停止是小事,那刺青大背头显然不是什么一般的小混混,万一他查到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带着一帮弟兄来找自己麻烦……恐怕对自己家族的影响会非常大。

搞不好还得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地,这对于一个小孩子而言还是有些恐怖。

沃兰德和瑟雷斯夏尔偷偷摸摸地潜进自家的大花园,确认此时没有警卫在四处巡逻,才小心翼翼地从阳台进入自己的房间。

他环顾四周,奥兰不在家,不知又去了哪。

刚进房间,就有侍女来敲他的门,恭恭敬敬地询问他是否需要夜宵。

他回答:“不用了,我想休息。”

侍女得到回复就走了,没再来打扰——她们似乎挺惧怕与沃兰德交流太多,哪怕沃兰德已经从当初受到袭击时精神失常的状态恢复过来了,她们也不敢在他面前说一句多余的话,生怕伤害到大当家宝贵的孙子那脆弱的精神。

沃兰德与瑟雷斯夏尔告别之后,便进卫生间洗漱,换上睡衣就打算躺上床睡了,却又听门被敲响。

侍女不会闲暇没事来乱敲门,既然会在这样“少爷的睡觉时间”斗胆来打扰,那必定有重要的事。

沃兰德虽然年纪尚小,但已明事理,不会像普通孩童一样不分时机场合乱撒娇。

他翻身下了床,平淡地问道:“什么事?”

“有……客人。”侍女胆怯地回道,说完顿了顿,“说是有要事与少爷谈谈。”

沃兰德一看钟表——都已经十一点了,怎会还有访客。

他不太高兴:“让他明天再来吧。”

侍女犹豫了一下,才应道:“但是,那位客人说,他知道少爷……您的秘密。”

沃兰德怔了怔。

秘密?还能有哪个秘密。

脑海中那个刺青一闪而过,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无论如何,如果PrimeOne发现了他的身份,要来找麻烦,好歹他现在还在自己家里——这是他寻求庇护最容易的地方。

或者说,他无路可退。

“好的,我马上就来。”他说完便披上一件起码比较正式的外套,将睡衣牢实地盖起来。

沃兰德深吸一口气,确认好瑟雷斯夏尔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异次元空间里,才推开房门,跟着侍女一起下楼。


[4]


柯布自觉得自己算不上一个好人。

他能将因为债务背叛组织的好友枪毙在荒郊野岭的小屋里,自然也算不上善类。

要说对组织PrimeOne忠心耿耿吧,倒也不完全是。组织能够提供给他崇高的地位,他能够不向这魔都里任何一个人轻易低头,这都归功于这个“恶名远扬”的组织。

他努力地在组织里打滚了这么久,当然不会同意让它轻易毁在任何一个人的手里。

无论是他的好友,还是那个突然出现的“正义使者”。

但当他发现这个铁甲的“正义使者”背后,竟然是一个可能岁数只有自己一半的小少年时,他手中的刀刃却不受控制地停住了。他觉得自己狠得下心,就连好友都能一枪崩掉的他,对什么会狠不下心。

不就是一个小孩。

柯布仔细瞅了这小孩一眼,有点诧异——这个人,他见过。

倒不是在什么大场合,只是偶遇。那位未见世面的小少爷每次出门都是超大的排场,护卫一双手数不清,仅仅是出现在大街上一次,虽然当然不会张扬身份来历,但对于他们这些对每天气氛很在意的亡命之徒而言,当然会对其身份追根究底。查了半天出来结果,是与帝国密切相关的某大富豪一族、当今家主唯一的继承人,暂时对他们不会有所威胁,柯布自然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下了。

哪知,这位被组织判定“不会有所威胁”的小少年,竟然会成为使他们组织逐渐崩溃的导火线。

那名不知人间疾苦的贵族小少爷离开后,柯布考虑了一段时间。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是能用这把小刀切开空间,而那小少爷则是躲在那怪物身后的亚空瘴气中,算是藏在了另一个空间里,整个组织里……不,或许整个魔都里,只有他的能力能够克制这位正义使者行使其的正义。

将情报上报给组织也没用,反正现在也并没有人能把他怎么样。

柯布在考虑要不要私底下去干掉这位小少爷,对他来说这或许不难,不仅如此,干掉他之后,柯布还能向上级请功,或许会一跃成为拯救整个组织的最高层也说不定。

于是他开着车,不知不觉就已经开到了那座建筑辉煌的庄园门口。

守卫带着武器询问他来历。

他遏制住掏枪干掉这群杂兵的冲动,微微弯起嘴角:“我找你们少爷有事。”

守卫们面面相觑:“恐怕太晚了,请麻烦明天再来吧。”

柯布虚假的笑容逐渐淡去:“我知道你们少爷的‘秘密’。你们这么转达,他会来见我的。”

这么说话他非常自信,哪怕这些守卫自作主张想要帮他们家主子干掉自己,他也完全有把握能够一打十。并且,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他会选择直接杀进这座建筑物中,具体他能够杀掉多少,又是否能够全身而退,他当然也就无从得知了。

“好的,请稍等。”守卫离开了一个,马上又有人填上了他的位置。

某种意义上,现任家主对这位小少爷的保护还真是……

充足得令人想要出手强拆啊。

柯布靠在椅背上,看着灯已经关得差不多的建筑物重新变得灯火通明,得逞一般拍了拍手。


TBC.


正常情况下近期1~2日更,篇幅不会很长,已经有过规划……

愿意吃安利的盆友们请举起你们的双手!